全部
  • (16)

向伟大的传统致敬——首届骆宾王青年文艺奖获奖感言

向伟大的传统致敬——首届骆宾王青年文艺奖获奖感言◎白鹤林感谢主办方北京青联国际文化艺术交流中心!感谢推荐人和评委!给与我这样一种莫大的鞭策与鼓励。虽然我知道自己愧不敢当,但这最大的好处是让我因此有机会第一次来到首都北京。北京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也是中国新诗的前沿地。而四川古往今来一直都是诗歌的根据地,和集大成者产生地。文化传统首先是由人构成的,一个地方有没有文化,首先应该看那里出了什么诗人、作...

  • 6
  • 0
  • 2
  • 0
2017.07.14 11:20

张卫东:打开一扇诗歌之门——谈谈白鹤林新著《天下好诗》

打开一扇诗歌之门——谈谈白鹤林新著《天下好诗》◎张卫东时下,国内各种诗集与诗刊名目繁多,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其水准、质地有高有低、参差不齐。而大数据信息时代的各种网络媒体、微信平台所展示的诗文本尽管数量浩瀚、良莠不齐,却似乎为各种诗集与诗刊的遴选和编辑提供着取之不尽的资源。然静心而论,要编选一本视角独特的、质量上乘的、非流派地域或圈子性的集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它考验着编选者对诗歌的审美与耐心,...

  • 8
  • 0
  • 0
  • 0
2017.06.02 11:03

张清华《文本还是人本:如何做诗歌的细读批评》

文本还是人本:如何做诗歌的细读批评◎张清华在英美人发明了“细读批评”之前,似乎从来不存在一种单纯从文本出发的阐释工作。但细察中国文学批评史,我们的先人却似乎早已有一种类似的实践。而且就“批”与“评”而言,在中国人这里,是产生于读者与文本及作者之间的一种“对话”,常穿插于行文之中、原书之内;行间为批、文末为评。此现象早见于各家经史子集的注疏,仅就《史记》版本而言,正文间就同时穿插了“集解”、“正义”、“索隐”等内...

  • 594
  • 0
  • 5
  • 0
2016.09.22 17:04

张卫东《白鹤林:一个在生活中享受诗歌的人》

白鹤林:一个在生活中享受诗歌的人◎张卫东从根本上讲,诗歌是一种语言艺术。因此,如何评价一个诗人,最终还得看他对待语言的态度,以及运用和改造语言的能力,即对其诗歌文本进行考量。“首届四川十大青年诗人”获得者之一、70后诗人白鹤林无疑以他二十余年的诗写实践向我们作出了有效的旁证。当然,在以下文字中,除了讨论他的诗写本身,我更乐意关注他是如何在这一过程中享受诗歌的。 “在秋天去旅行,适宜轻装一人/因为飞翔有精密...

  • 2504
  • 1
  • 12
  • 0
2016.09.22 17:02

白鹤林《诗歌论》(赏析:张清华)

诗歌论◎白鹤林清晨街道上,见一老妇人背两扇废弃铁栅门,感慨生活艰辛。夜晚灯下读诗,恰好就读到史蒂文斯《人背物》,世事如此神奇。难道诗歌真能预示,我们的人生际遇或命运?又或者,正是现实世界早先写就了我们全部的诗句?我脑际浮现那老人满头的银丝,像一场最高虚构的雪,落在现实主义夜晚的灯前。我独自冥想——诗歌,不正是诗人执意去背负的那古老或虚妄之物?或我们自身的命运?背门的老人脸上并无凄苦,这首诗也并不须讨...

  • 322
  • 0
  • 0
  • 0
2016.09.18 13:45

白鹤林《诗歌论》(赏析:汉家)

诗歌论◎白鹤林清晨街道上,见一老妇人背两扇废弃铁栅门,感慨生活艰辛。夜晚灯下读诗,恰好就读到史蒂文斯《人背物》,世事如此神奇。难道诗歌真能预示,我们的人生际遇或命运?又或者,正是现实世界早先写就了我们全部的诗句?我脑际浮现那老人满头的银丝,像一场最高虚构的雪,落在现实主义夜晚的灯前。我独自冥想——诗歌,不正是诗人执意去背负的那古老或虚妄之物?或我们自身的命运?背门的老人脸上并无凄苦,这首诗也并不须讨...

  • 314
  • 0
  • 0
  • 0
2016.09.18 13:40

访谈:腾挪与戏谑(《飞地》/白鹤林)

访谈:腾挪与戏谑◎《飞地》/白鹤林《飞地》:你平时是一个具有幽默感的人吗?(如果有的话)是否会经常将这种幽默感带入写作中?也请谈谈如何处理诗中的幽默性成分?白鹤林: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具有幽默感的人。在写作中,我更多是把幽默感理解为一种调侃。就像生活中没有调侃就会索然无味,幽默(或者说戏剧性)往往是文学作品最迷人的部分,甚至是它的精神气质。在不少的诗歌中,我都在调侃,调侃我们的命运、世界的荒诞和人的无可...

  • 485
  • 0
  • 4
  • 0
2016.08.04 14:01

白鹤林《一个人的祖国》(赏析:王楠)

一个人的祖国◎白鹤林第一日。我看见母亲,在生日当天衰老。在城东“老房子”酒楼儿女们一桌,为她的生日和病体祝福但谁能阻止生命,日渐虚弱的气息第二日。我送别一位诗人,他驱车而不是打马,奔赴雨中的剑门他带着亲爱的妻子、兄弟和儿子于诗歌和家庭之间,游刃有余过关第三日。我听见婴儿,在另一个母体中生长。“他或者她,该叫啥子名字?”在建国门前的广场和百盛商场,小夫妇为奶粉、名字和每日的开支,伤透脑筋七日之秋。我的祖...

  • 544
  • 0
  • 0
  • 0
2016.07.29 14:49

白鹤林《一个人的祖国》(赏析:霍俊明)

一个人的祖国◎白鹤林第一日。我看见母亲,在生日当天衰老。在城东“老房子”酒楼儿女们一桌,为她的生日和病体祝福但谁能阻止生命,日渐虚弱的气息第二日。我送别一位诗人,他驱车而不是打马,奔赴雨中的剑门他带着亲爱的妻子、兄弟和儿子于诗歌和家庭之间,游刃有余过关第三日。我听见婴儿,在另一个母体中生长。“他或者她,该叫啥子名字?”在建国门前的广场和百盛商场,小夫妇为奶粉、名字和每日的开支,伤透脑筋七日之秋。我的祖...

  • 535
  • 0
  • 0
  • 0
2016.07.29 14:36

唐瑞兵《必要的“傲慢”与“偏见”》

必要的“傲慢”与“偏见”◎唐瑞兵诗歌史有准确无误的吗?诗选本有完美无缺的吗?答案都是没有。即便是对于已举世公认的中国诗歌的巅峰“唐诗”的评价与编选,在不同的研究者或编选者那里,也必然存在着不可避免的、

  • 5709
  • 0
  • 1
  • 0
2016.07.08 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