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好诗》:我喜欢的诗
2018-05-14 10:03:00
  • 0
  • 3
  • 3
  • 0

《天下好诗》:我喜欢的诗

◎白鹤林

中国新诗迎来百年诞辰,全国各地以各种机构或个人名义进行的不同形式的纪念行为越来越多。所有这些对于百年新诗的关注、考察和评价背后,无不寄予着汉语诗人、汉语诗歌研究者、普及推广者和读者等各方各界的人们,对于汉语诗歌在自新文化运动以来的一百年间的发展、变革与成果的无限深情的回顾与瞻望。

中国百年新诗,绝不仅仅是一场关于汉语结构与文体形式的变革,其本质是对时代生活与人文精神的一种深刻而必然的反映。因此,以大学教授、专家学者和文学编辑为主的很多编著者,纷纷在近几年开始编著关于新诗百年的诗选或研究专著。但我个人认为,这些图书要么只对经典诗歌进行汇编,普通读者大多无法有效阅读;要么就是对作品进行着很学术语言化的解构,普通读者阅读后大多仍然不知所云。总之,无法真正达到普及和推广新诗的作用,也无法让更多的人更好地领略到新诗的语言之美与艺术特色。

本人编著的《天下好诗:新诗一百首赏析》一书,可以说是目前为数极少的、由非学院及专业人士编著的中国新诗选本之一,同时也是新诗百年诞辰之际国内第一本全面对百年新诗进行系统鉴赏研究的个人专著。它与大学教授、专家学者和文学编辑等人士编著的新诗选本最大的不同在于:其在保证一定的学术研究参考价值的基础上,更加注重的是新诗在广大文学爱好者而尤其是青少年(包括大中学校学生)中的普及意义。

我个人的创作一直以诗歌和诗歌评论为主,自1993年开始发表作品。而我撰写新诗鉴赏文字,最初仅仅是作为一种读诗笔记,目的在于训练自己的诗歌写作与诗歌评论写作。后来,博客在互联网上兴起,我开始改变想法。2008年4月11日,我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贴出第一篇诗歌赏析《“天下好诗”之:普珉<在响亮的秋雨中静坐>》,并附了如下一段前言:

“我一直有个想法,编选一本《天下好诗》,把我读到的、喜欢的好诗汇集成册,让自己可以天天读,同时也与所有爱诗的人一起分享。但这不仅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也是一件永远不可完成的事。幸好,现在有博客这样的新载体,可以暂时替代书籍的功能,而且或许还更好。至于这些作品的选择标准,也许只有一个,那就是个人的偏爱。”

作为一本中国新诗佳作鉴赏集,本书的编著前后总共历时八年。笔者基于一种独立的批评立场,以及大众读者的阅读习惯和欣赏水平等方面的考虑,总共遴选了111首文本经典、通俗易懂又篇幅短小的新诗佳作,每首撰写数百字不等的赏析文字,推介给读者。由于所选诗作者出生于19世纪末至21世纪初的各个阶段,既有沈尹默、胡适、艾青、何其芳、洛夫、北岛、舒婷、顾城、于坚、海子等大家名家,亦有“70后”“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实力新锐,汇编成了一本中国新诗百年建立在个人视野上的选本。所以,本书既具有一定的学术研究价值,又具有较强的诗歌普及意义,是广大文学爱好者研习新诗理想的参考书。

《天下好诗》中的不少赏析文字,已陆续在《诗林》《星星》《青春》《剑南文学》《中国当代诗歌导读》《最适合中学生阅读诗歌年选》《四川经济日报》《华语诗刊》(报)《重庆诗刊》《遇见好诗歌》等多种报刊、书籍和网媒发表。而所有的赏析风格,大致介于西方新批评的文本细读与中国诗话的随性漫谈之间,所以写来轻松惬意,读来也通俗易懂。

在一些读者朋友的建议下,我经过谨慎考虑和仔细修订,决定将《天下好诗:新诗一百首赏析》的书稿交出版社正式出版。2017年,《天下好诗:新诗一百首赏析》由成都时代出版社正式出版、国内公开发行,并得到了张新泉、龚学敏、杨克、雨田、田原等五位著名诗人、编辑家和翻译家的联袂推荐(推荐语刊印于封底)。目前,该书在国内的部分实体和网上书店成为畅销书,受到读者的普遍欢迎。

本书面市后,《四川经济日报》《扬子晚报》《诗林》《诗潮》《青春》等报刊,以及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中国干部学习网、中国南方艺术网、网易新闻、四川作家网等网站,相继刊载或转发出版讯息和书评,进行了推介。潘红莉、牛放、成都凸凹、余笑忠、张卫东、曾蒙等著名诗人、作家、编辑家和朗诵艺术家,纷纷对于本书给予推介和好评。其中,四川诗人张卫东撰文《打开一扇诗歌之门——谈谈白鹤林新著<天下好诗>》,发表于2017年3月12日《四川经济日报》副刊,对该书的意义和价值进行了全面分析和评价;湖北诗人、朗诵家、湖北广播电视台音乐广播部《遇见诗歌》栏目主编余笑忠在推介该书时认为:“新诗诞生已有百年之久,但对一般诗歌爱好者而言,新诗普及的工作还远远不够,这样的赏读选本多多益善。”

我想,《天下好诗:新诗一百首赏析》的推广,更多的是一种公益行为,希望读者朋友能够喜欢这本小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