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林《一个人的祖国》(赏析:王楠)
2016-07-29 14:49:59
  • 0
  • 0
  • 0
  • 0

一个人的祖国

 

◎白鹤林

 

 

第一日。我看见母亲,在生日当天

衰老。在城东“老房子”酒楼

儿女们一桌,为她的生日和病体祝福

但谁能阻止生命,日渐虚弱的气息

 

第二日。我送别一位诗人,他驱车

而不是打马,奔赴雨中的剑门

他带着亲爱的妻子、兄弟和儿子

于诗歌和家庭之间,游刃有余过关

 

第三日。我听见婴儿,在另一个母体中

生长。“他或者她,该叫啥子名字?”

在建国门前的广场和百盛商场,小夫妇

为奶粉、名字和每日的开支,伤透脑筋

 

七日之秋。我的祖国一片繁忙

麻将的四川,钞票的广州,伟大的北京

一个人像一阵风一样,晃荡过

什么都降价的城市,和近郊的乡村

 

明天。我还一定要赶在中秋之前

去乡下,给另外两位老人拜节。一个人

他从没干过什么大事,也不怎么惦记历史

但他一直这样认真的活着,在自己的祖国

 

 

赏析:

这首诗的写作落款时间,是2006年10月4日,也就是在国庆节七天长假期间。笔者回访诗人,诗人说诗中所叙之事,都是自己亲历亲为。第一天就是写给自己母亲过生日,感悟生死的无奈和忧伤;第二天是写接待诗人朋友凸凹,感受诗人、俗人及其交情或“诗歌和家庭”关系;第三天写自己陪怀孕的妻子逛商店,为即将出世的儿子或女儿计划着生活。诗写新生命的喜悦和生存的艰难与忧虑;“我的祖国一片繁忙”,缩影在“七日之秋”。诗写“麻将的四川,钞票的广州,伟大的北京”,勾勒出一个世俗、经济、政治文化的多元祖国;最后一节,写诗人要赶在中秋节之前,回乡下看望老人。诗写一个在历史之外平庸、平凡、民间生活的祖国。

从元叙事的语词文本层面来理解,这“一个人的祖国”,是诗人一个人在七天国庆期间,陪家人及朋友体验到的:一个俗人、俗世的民间生活祖国。与伟大崇高意识幻象的一元祖国比较,这是一个世俗崇低本真的多元祖国。

白鹤林口语化的诗写特点,契合了他的元叙事,他是用近似于日常生活“说”的元语词来诗写的,没有“写”的矫揉造作。这正如著名诗人、诗人批评家王家新所努力要达到的“使诗歌的语言形式从一种过紧的束缚中松开而延伸到日常生活话语中,但又保持着诗本身的意味和光辉”的境界。日常化的生活语言,与生活化的民间祖国意象是高度契合与适切的。

——王楠:《祖国:一个破碎而又不断被改写的意象》(节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