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林《一个人的祖国》(赏析:霍俊明)
2016-07-29 14:36:43
  • 0
  • 0
  • 0
  • 0

一个人的祖国

 

◎白鹤林

 

 

第一日。我看见母亲,在生日当天

衰老。在城东“老房子”酒楼

儿女们一桌,为她的生日和病体祝福

但谁能阻止生命,日渐虚弱的气息

 

第二日。我送别一位诗人,他驱车

而不是打马,奔赴雨中的剑门

他带着亲爱的妻子、兄弟和儿子

于诗歌和家庭之间,游刃有余过关

 

第三日。我听见婴儿,在另一个母体中

生长。“他或者她,该叫啥子名字?”

在建国门前的广场和百盛商场,小夫妇

为奶粉、名字和每日的开支,伤透脑筋

 

七日之秋。我的祖国一片繁忙

麻将的四川,钞票的广州,伟大的北京

一个人像一阵风一样,晃荡过

什么都降价的城市,和近郊热闹的乡村

 

明天。我还一定要赶在中秋之前

去乡下,给另外两位老人拜节。一个人

他从没干过什么大事,也不怎么惦记历史

但他一直这样认真的活着,在自己的祖国

 

 

赏析:

从精神和文化的角度来看,70后一代人的诗歌写作在很多方面都像是在一个发着低烧的时代,以内心波澜不断的抒写,在为时代提交着一份扭曲而尴尬的病例。这些病例共同呈现了一个时代的病症和顽疾,也说出了他们视野中的衰老、占领、死亡和经验价值观的降价、贬值,“七日之秋。我的祖国一片繁忙/麻将的四川,钞票的广州,伟大的北京/一个人像一阵风一样,晃荡过/什么都降价的城市,和近郊热闹的乡村”(白鹤林:《一个人的祖国》)。在这个意义上,70后诗人喷发郁积的病痛的抒情也成了民族的疾病式寓言……

——霍俊明:《尴尬的一代——中国70后先锋诗歌》(节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7月第1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